關於我們 工作坊介紹 看見生命 焦點企劃 常見問題 聯絡我們 線上填表
工作坊

關於我們

LEGACY簡介 專業團隊
工作坊

工作坊介紹

探索 大師 蛻變 智泉 里程 武士遊戲 覺醒戰士 少年才俊
工作坊

看見生命

人物特寫 Focus
工作坊

焦點企劃

社會參與 夢想見證
回上一頁
台北 L105
LEGACY台北中心 經理

全然相信 以愛打造

鄭瀞儀期待台北中心開枝散業

分享

「我覺得我們是在做一件生命工程的事,真的是在支持生命透過醒覺、突破、成就+貢獻這些精神,活得更精彩、更開闊,活出更多的可能性,這是我很清楚、很篤定知道我在做的事。」─鄭瀞儀

LEGACY台北中心新任經理鄭瀞儀,能衝能闖能哭能笑,積極認真又開朗,是一位大家好像都很熟悉,但都不十分瞭解的人物;目前她坐的是一個側重領導、價值為先、挑戰性超高的位置,她是怎樣的一個人?

從瀞儀的生命成長軌跡來看,她似乎是注定要當一個有意識、有擔當、有格調的專業經理人,因為打從有知以來,她早發湧動的自主意識,就引導她按照自己的想法過日子、唸書、交朋友、升學,同時理解這個世界。

然而,為了呼應父母親期望的傳統女孩形象,「做自己」曾經是瀞儀成長過程中的掙扎與矛盾。大學時期參與社團服務的貼身觀察,則讓他敏感於社會的不公義,以致於成為抗拒社會體制與傳統價值的憤怒青年,甚而在滾滾洪流中找不到自己的定位。

以致於,有機會進入探索工作坊,對瀞儀來說,真的是一個撥雲見日、全然釋放的機會和震撼性過程,從此讓她的世界變得清晰、篤定而明確。


經歷「探索」的震撼性洗禮

「探索是支撐我在LEGACY工作最大的動力,也是讓我的人生走向另外一個方向的分水嶺。」她激揚地形容這個生命中的關鍵時刻。

2011年1月,瀞儀因緣際會進入LEGACY台北中心工作,她很確定這是自己經歷了一些職場歷練之後,一個實踐自己和人有關的夢想,也是遵循自己的内心,為世界串連更多美好的志業。面對這份挑戰迭起的願景事業,所有關切LEGACY台北中心也關切瀞儀的學長姐弟,都期望她能發揮強大的企圖心與意志力──連同她個人的魅力和感染力──帶領團隊再創高峰!

訪談過程,瀞儀以流轉的台語、普通話和有力的手勢,瀟灑地分享人生點滴,他的聲音抑揚頓挫、表情豐富,言談鏗鏘有力,讓人印象深刻。以下,是瀞儀接受本刊專訪的對答。
 

問:請簡單介紹一下你的成長過程。

答:我是鄉下小孩,成長於台南縣一個偏僻的村落,村裡到我高中時,才開了第一間7-11。

我從小玩泥巴長大,住家旁邊還有三合院、稻田、牛車,小時候田裡、溪裡玩,也和鄰居的小孩玩跳房子、跳繩、做燈籠,很多童玩都玩過。我覺得自己很幸福,是在很安全、自由的環境下長大。
 

問:除了父母,家裡還有什麼成員?談談家庭的環境和氛圍?

答:有兩個哥哥,我排行老么。3、40年前,台南的紡織業很興盛,當時大舅、姨丈合夥開成衣工廠,父母也一起加入成為股東。不過,後來整個紡織業萎縮,成衣工廠收掉,父親轉為從事車子及土地買賣。

我們家的環境在同學裡算是不錯的,那時,哥哥們都穿西裝皮鞋,我穿洋裝。從小父母就給我們非常好的資源,不管是金錢、物質、愛,都傾盡所有的給予,讓我覺得很受寵。


中性特質V.S 洋娃娃女孩

問:孩童時期顯露怎樣的性情?

答:從小我就是愛玩、好動的孩子,在孩子群裡是開心果,個性很像男孩子。在學校是孩子王,愛玩又會唸書,懂得拿高分,也知道師長們喜歡怎樣的孩子,很能抓到師長的心。

我是小女兒,從小爸媽就很希望我能當他們心目中的洋娃娃,衣櫥一打開,裡面全是漂亮的洋裝。可是從小我就很有自己的想法,幼稚園時,我已經會跟媽媽談條件,一個星期只穿一次裙子。每逢週末全家出遊,我自己配的衣服一定是短褲、T袖、襯衫之類,很男孩子氣的衣服。
 

問:從小就很有主張的小孩,如何面對父母親期望的「洋娃娃」角色?

答:父母從小對我的期待就是身材纖細、留長頭髮、聲音溫柔好聽、會彈奏鋼琴等,這和我的個性差距很大,對我來說,很辛苦。當時我也敏感到男生想幹嘛就幹嘛,對我來講,這象徵著權力、自由、主導權;女生似乎就是被動的,要做家事、要穿裙子。

記得幼稚園時,我被爸爸從車裡拉出來,一邊哭一邊抱著去上鋼琴課,當時我很抗拒彈鋼琴,寧可去溜冰、到外面玩。從幼稚園到小學,我總共學了7年鋼琴,現在完全忘記鋼琴怎麼彈、譜怎麼讀,太抗拒了。
 

問:談一下你的學習歷程。

答:小學在鄉下,要拿到第一名、考好成績是很容易的。爸媽從小在佃農家庭長大,好不容易才讀完小學,所以,他們一心一意要把我們推到一個好的未來、成為白領,免得像他們那麼辛苦。他們想盡辦法送我和二哥進入以升學為優先的私立學校,是完全的菁英想法。


活躍多彩的高中生活

問:國高中時期,經歷了怎樣一段青少年歲月?

答:國中時到台南市念私立中學,坐校車上下學,看到同學穿NIKE運動鞋,及隨身聽、漫畫、言情小說的出現,都讓我意識到城鄉孩子的差距。不過當時因為是升學的環境,我的心思大多在唸書上。

高中順利考上第一志願台南女中,儘管考上大學是當時的唯一志向,但是上了高中以後,我開始玩社團,完全沒在唸書。我常開玩笑說,我的本業是在跑康輔社,辦營隊、辦晚會、跨校/跨縣市聯誼,上台表演、主持、帶活動、帶社團,一直在玩,還偷騎摩托車上學。
 

問:喜歡閱讀的習慣是什麼時候培養的?

答:我從小就喜歡閱讀,小學時非常喜歡讀東方出版社一系列的書籍,像是《福爾摩斯》全集、《亞森羅蘋》全集、《小婦人》等。印象中,國小時就透過專注的閱讀體會到「如入無人之境」,周邊發生什麼事都不會受影響,非常享受。

問:高中三年狂辦活動,後來順利進入大學?

答:高中很愛玩、靜不下來,三年的gap根本補不起來,在距離聯考倒數60幾天,我很認命的請爸爸找了家教補數學。在放棄英文的情況下,滿分500分,我考了274分。榜單一貼出來,全校都上國立學校,只有我是私立,對我來說,這是一次挫敗的經驗。

大學選填志願時,我把自己不喜歡的商業、語文、歷史相關科系都剔除,最後選擇了東吳社會學系。
 

問:四年的大學生活,對你的人文科學奠定怎樣的基礎?

答:大學前兩年還是醉心於社團,加上離開南部到台北,更是自由。除了參加社會服務團到偏鄉服務原住民外,就是打工、談戀愛,一樣很愛玩。

不過,這段時期開始了自我認同的掙扎。比較大的轉折點是大三時修通識課,我選了很冷門的「和平學」,這堂課對我的震撼很大,因為授課老師的風格很不同,是來自台大的一位客座教授。他引進自由談論的風氣,帶來肯定和欣賞的上課方式,對我而言,這是一種全然的展開,原來校風可以這麼自由、學術的範圍可以非常廣大。


質疑體制 敏感於社會正義

問:社會學加上「和平學」老師的啟發,是否帶來人文思潮的啟蒙。另外,參與社團服務原民,是否從人文視角帶來不同的社會觀察?

答:那時開始念象徵,討論和激盪現有體制、符號、社會現象背後所承載的社會意義,我還特別去修性別學,人文思想的確有所啟蒙。

參與社團服務都市原住民,則讓我開始意識到整個台灣社會的資源落差非常大。當時開始和公部門打交道,看到很多社服機構或是拿公家資源的人,完全在浪費國家資源,我開始意識到這個社會是不公、不義、不正。所以從出社會到進「探索」這段期間,我的內心充滿憤怒、想要打破社會體制。
 

問:作為憤青,大學畢業後經歷了怎樣的歷程?

答:畢業後一整年,我都在麵包店打工,不願踏入正規的體制做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從工讀生、儲備幹部到副總經理特助,做了一陣子後,我確定這不是我要的,於是決定回台南。

回台南後,我進入統一企業子集團「21世紀」做門市人員,一段時間後,升門市副店長,後來總公司的行銷人員出缺,又把我調回台北。這份工作,我總共三進三出,在進「探索」之前,就是不斷的換工作,一直靜不下心來。


深刻的「探索」體驗和悸動

問:在什麼情況、機緣下,走進「探索」?

答:是我大學時的好朋友介紹我來的。當時我對於探索自己、認識自己、對人的內在是有興趣的,很想知道我是誰、要去哪裡、要如何才能得到真正踏實的平衡和快樂,加上對自己的未來有很多不確定,就來了。
 

問:在「探索」中是否找到你要的答案,有著怎樣深刻的體驗?

答:非常震撼,我非常熱愛「探索」!到現在講起來都還覺得感動。我還記得踏進探索時我穿什麼衣服、坐在那個角落、做了哪些練習…,我非常認真參與,因為我真的想透過這個工作坊瞭解我的人生。第一天我就很有體驗,整個覺得很踏實、篤定、明確,很有醒覺,真的很棒。
 

問:敘述過程中,可以感受到你的強烈悸動,那是一種怎樣的力量和發現?

答:從23歲大學畢業到27歲進「探索」之前,我的人生似乎一片空白,好像在做夢,一直到「探索」,才覺得夢醒了。那幾年,很像開在大雨中的車,任雨刷怎麼刷都刷不乾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要往哪裡去。

進到「探索」,就好像撥雲見日,前三天我都活在恍然大悟的狀態,一切變得清晰明確,「原來如此」,就是這種體驗。
 

問:聽起來,你在這個階段完全釋放,同時連結到最內在的自己。

答:是的。過去,因為在洪流中找不到自己的定位,我一直把自己隱藏起來,不讓別人靠近,也不願走進別人的生命。我壓抑很久,不敢去愛、不敢被愛,不敢表達自己的熱情。但在「探索」的一個練習中,我解除了魔咒,那一刻我由內而外整個釋放,再也不用假裝自己很好。

過去,爸媽一直希望我能成為他們所期望的樣子,那對我來說是很大的矛盾和拉扯。我一方面很愛他們,想要得到認同和肯定,一方面又想掙脫獲得自由,在「探索」中,我才瞭解我真的做不到父母親想要我成為的樣子,只因不懂得溝通我真實的情感,反而用抗拒和叛逆來表達我的自主權。所以,在「探索」中我學會寬恕,寬恕自己的任性和無能為力。

「探索」對我而言,是支撐我在LEGACY工作最大的動力,也是讓我的人生走向另外一個方向的分水嶺。
 

問:接下來在蛻變、里程,醒覺到的價值?其他工作坊有沒有影響特別深刻的?
答:「蛻變」和「里程」延續了我的醒覺和那份開闊,我非常渴望知道我是誰,我想找到自己的定位,找到生命的答案。

「武士遊戲」也很震撼,是另一個打開我生命全新軌跡的開關。我很深刻的看到自己的害怕承擔,儘管周圍有很多人對我成為leader寄予厚望,但很多時候我會親手砸掉,包括打工或工作歷程,都是眼看著要升遷,我卻選擇離職,因為害怕承擔,害怕讓大家失望。


投入和人有關的夢想志業

問:你不是一直反對體制、追求自由,可又受制於他人的價值判定?

答:我一方面逃離,一方面又被主流價值影響,所以花了很多力氣去抗拒那些不須要抗拒的東西,包括和男生對抗,這是我後來在工作上非常大的調整,學會和不同的人合作,而不是像過去很憤怒的去對抗。

在「武士遊戲」中意識到這件事情,是我內在非常大的前進,它同時支持我去支持更多生命玩更大的遊戲。
 

問:後來,怎麼連接上LEGACY的工作?

答:2011年1月,當時中心須要新血加入,在前同事的邀請下,我就來了。能夠實踐和人有關的夢想和志業,是我很確定的。
 

問:一開始負責什麼部門?簡單談一下歷程。

答:剛開始擔任探索統籌,當時各部門幾乎都是新人,我們採取互相合作的方式,一起支持彼此往前進。經歷了一年的高高低低,隔年開始往上走,我們創造了100多人的探索、滿班64人的蛻變,里程最大班也去到50多人。當時整個中心的氛圍是非常豐盛、喜悅的,充滿可能性和前進的動能。

2013年初,我轉調畢業生發展部門,2014年8月,又回到探索部門接經理,期間,也以畢業生身份帶了4班里程統籌。2015年9月,升任中心副經理,主要業務還是負責探索部門,直到2017年初,才以管理職為主。
 

問:比較有朝氣的時期,你在探索都放了什麼元素?

答:我始終覺得「探索」很棒,全世界的人都值得來上,那是一種驅動力,我完全用承諾和企圖心在支持自己。
 

問:進中心到現在,對於這份有關「人」的事業,最大的心得和體驗是?

答:我覺得我們在做一件生命工程的事,真的是支持生命透過醒覺、突破、成就+貢獻這些精神,活得更精彩、更開闊,活出更多的可能性,這是我很清楚、很篤定知道我在做的事。

我對自己在做支持人、服務人這件事情上是很驕傲、感動的。我知道我們要支持人去到什麼方向,只是在執行上,或是和人的溝通上,我們永遠可以調整得更好,讓更多人加入我們。


回歸願景、關心、支持

問:從事這份高難度的工作7年多,高低起伏難免,你覺得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答:最大的挑戰應該是我和自己的溝通和平衡。因為我是源頭,我怎麼做、怎麼表達和呈現,會直接影響我的工作團隊和夥伴。重要的是,當面對壓力和挑戰時,我懂得怎麼去消化,同時還是從願景出發,回到關心、支持生命的核心。

問:過去你一直在尋找人生的方向和生命的答案,經過「探索」的震撼性洗禮,以及這些年的生命歷程,現在,你找到答案了嗎?

答:在探索中,我發現我來到這個世界就是要去體會愛、感受愛、給出愛、打造愛,不管從事任何行業、做任何事,我都很清楚這是我真正要去做的,也是我渴望擁有的生活方式。
 

問:工作坊一班接著一班,人進人出,透過這份持續密集的「人」的工作,你對生命的體悟是什麼,人是所為何來?

答:過去我會比較焦急,希望快一點去改變或支持人,或者擔心沒有我們的支持陪伴,他可以嗎?可是來到此刻,我對人更多的是信任。

我的體驗是:每個人都有能力處理好自己,每個人都有能力可以追求夢想、
實現自己想做的事,每一個人都有選擇權,去決定他要過怎樣的人生,我百分百、全然的相信這件事。
 

問:什麼樣的價值信念,讓你能夠義無反顧、堅持不懈的走在這條道路上?

答:我很享受、很喜歡我的工作,有一份動力來自於「探索」的震撼性收穫和體驗,我覺得七年級生這一代,即將有機會成為台灣主幹的這群人,太值得來上「探索」了。

台灣的人文、情感、底蘊是很棒的,我們這一代年輕人真的有機會承接台灣下一步的發展,我自己是71年次,我想要感染、支持更多3、40歲這個世代的人,去做各式各樣的業態,讓更多人串連,真的為台灣做一些事。我們的工作坊是有機會支撐台灣的。


隨時隨地發揚LEGACY精神

問:升任中心經理,您有怎樣的願景,想把台北中心帶到怎樣的位置?

答:我心中的台北中心就是人丁興旺、開枝散葉。我一直想做的是行動LEGACY的概念,也就是每一個里程家人都會因為自己LEGACY的畢業生而感到驕傲、榮耀。當他帶著這個身份去到世界任何角落,都可以把LEGACY和他個人的願景,帶到那個國家、那個企業、家庭,實踐然後發揚。

台北中心就是一個基地、一個據點,我們的畢業生會把他們在這裡拿到的收穫,用在他的家庭、企業中,不斷擴散、去影響更多人,然後再把他們在外面打造的故事帶回台北中心,所以會有很多的故事在這裡流動。這樣的循環會讓我們知道LEGACY真的在影響這個世界,任何地方,LEGACY都行得通。


文字/ Simone     攝影/ Elliot

分享到

相關文章

台北 - L128

性情鮮活 願景取向

張家霖活在生命範疇之中

香港 - L45

貢獻就是最好的感染!

周偉芳活出領袖源頭價值

台北 - L71

青春無忌 心志高遠

聶學智打造愛的事業版圖

台北 - L110

幸福,從心開始

仲志遠、劉美君共創美麗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