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工作坊介绍 看见生命 焦点企划 常见问题 联络我们 线上填表
工作坊

关于我们

LEGACY简介 专业团队
工作坊

工作坊介绍

探索 大师 蜕变 智泉 里程 武士游戏 觉醒战士 少年才俊
工作坊

看见生命

人物特写 Focus
工作坊

焦点企划

社会参与 梦想见证
回上一頁
深圳 L8
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项目经理

家人情感犹胜事业成就

黄增皈依爱心的戏剧性历程

分享

这么多年来,LEGACY中心送走了一批批的毕业学员,又迎来一群群的新人,两岸学员云集,可谓卧虎藏龙、人才济济,其中深圳L8的黄增便是国际物流界中的翘楚。

黄增目前担任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简称国资委)的项目经理,说起国资委可大有来头,它与香港招商局集团合资,是香港四大中资公司之一,拥有高达五千亿人民币的资产。作为如此大型机构的项目经理,黄增面向香港、深圳两地,对全球展开招商,他负责的正是位于「妈湾港」后方的「前海湾物流园区」的主题项目之一的深港国际物流园区,这是深圳市最大的园区,占地四十万平方里。

艰辛有成的奋斗历程

黄增,河北人,在家排行老二,父母是军队下来的地质人员,他正好承继父母的衣钵,于1986年拿到河北地质学院的学位。然而,那个年代正逢经济不景气,许多地质相关研究计画皆束之高阁,各单位甚至发不出工资,很多人为求经济稳定及未来发展,到处挣钱寻求出路。青年黄增对大环境自然也有着敏锐的观察,不甘于现状的他,即刻进入天津大学商学院,1999年取得MBA文凭,「我自觉需要改变,尤其应到南方发展,因为那里充满机遇与活力,充满我渴望的东西,在哪里可以看到来自全国、全世界的东西,机会非常多。」

2000年,黄增拎着一个小箱子和一纸文凭,独自去到深圳的人头市场找工作。MBA的背景,加上个人特质使然,黄增对深圳的印象特别好:「这是我的土地!这里满目绿色、生机盎然,焕然一新有活力,我应该在这里。」

他首先在深圳华侨城底下的集团做业务员,公司做的是模型自动控制系统,「我对自动化一窍不通,于是一边学自动化,一边自我推销。」业务员的生活很辛苦,在过程中,黄增一边学习推销管理能力,一边学习专业知识,很快地便担任了华南地区的主任。他尤其领悟到当业务员首要在于销售自己,于是特别侧重于员工的管理,以及业务和客户之间的关系。

在这个充满挑战与机会的环境中,抓住要领的黄增凭着一股坚强信念和旺盛企图心,在两年间迅速升任项目总监。

「我在管理有强项,也行得通,别人愿意透过我了解我的系统。」黄增对自己的领导管理很有信心,也有自己多年来累积的独到心得:「管理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团队需要建立共同的目标,才能众志成城,尽各自所能。」

 

事业巅峰晋身物流龙头

2000年─2002年期间,是黄增事业的黄金期,他务实打拼的态度非常惊人,每天从早上七点忙到凌晨一点,一边学习自动化专业,一边学习领导管理,另外也学习物流。原来,黄增对物流业有着特别的偏爱,碰巧研究所导师也在物流领域,在天时地利人和下,黄增于2002年7月,毫不犹豫的跃入物流界的龙头机构──中国海运(China Shipping)。

面对陌生领域,黄增一样沉稳以对,他的发展哲学是「先求生存,再求专业。」果然,黄增运用自己本来就有的长才──项目规划,为中国海运作了一整套的物流规划,三个月之后,2002年10月,中国海运与知名物流公司健力宝集团开始合作,黄增同时担任中国海运「助理项目总监」和健力宝「储运中心经理」,管理仓储、运输和资源配置。这个阶段,黄增的长才发挥得淋漓尽致,事业拓展也势如破竹,一年之内,他整合了中国海运八个区域公司,以及健力宝在广东佛山的八家销售公司,同时在全国物流系统创立了68个配送中心。

这样的成果绝对不是凭空而来,黄增回看自己多年来的打拼,他深有所感的说:「当时几乎没有个人的生活,只有个人事业,在健力宝时三天三夜连着工作不睡觉是常有的事。责任非常多,压力一样大,头发一把一把的掉,原本炯炯有神的目光,两个月后,变得茫然,累了就睡沙发,根本没有生活。当时我只学会一句话:行不行,不行也得行;担任集团的高阶经理,协调不了也得协调。」

黄增辛苦耕耘的亮丽成绩在业界如旋风般地传播开来,2003年10月,烟台最大的民营物流企业──北明物流集团挖角成功,黄增出任北明集团CEO,同时兼任一家供应链公司的总经理。事业鸿图大展,未来一片坦途,黄增却在四个月后作了一个跌破所有人眼镜的决定──2004年1月,他辞职回到深圳。

 

事业与家庭孰轻孰重

原来,潜浮在海平面的冰山不曾消失过;2003年12月14日,黄增在烟台过40岁生日的当天,妻子冯小兵积累了许久的怨恨一股脑儿爆发了出来,两人发生了严重碰撞,此举促使黄增不得不严正看待自己的家庭关系。

黄增与冯小兵可谓青梅竹马,在他俩的童年时期,双方父母皆被发配到江西五七干校,连带的也带着小孩到农村工作,在大历史的环境造化下,他俩在3、4岁时就已玩在一起。

1983年,黄增是中国政法大学地质系四年级生,这年,小兵也进了该校,念得是地质学和法学,两人开始谈起恋爱。1986年,黄增大学毕业,直接进入研究所研究水文地质;1989年,小兵也到研究所,同年,黄增研究所毕业,两人决定结婚。学习路上,两人互相激励成长,96年有了第一个孩子皓钰,小兵自此在家带小孩,一路支持先生开创事业,包括远离家乡赴深圳闯荡,也是两人的共同决定。

其间,小兵曾跟随黄增到过深圳,后来因为父亲癌症需要照护,于是她又回到内地,同时照顾儿子。自认为独立的小兵,以为可以经得起两地相隔的考验,孰知经过一段时间,她才发现彼此沟通不良,愈来愈冷漠、疏离,甚至已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

 

充满怀疑与不满的婚姻

婚姻走到这个田地,对她而言尽是怀疑和不满,她明显感受到婚姻已陷入危机,关系似乎很难继续,小兵沉重的说着:「我一方面要照顾小孩,我爸又一天天接近死亡,心里很希望他能给我支持,但得不到,所以觉得没啥意义。」父亲去世后,小兵带着妈妈、姥姥和孩子到深圳定居,原本以为彼此关系可以改善,谁知状况愈来愈糟。

「我在深圳,她在石家庄;她到深圳,我在佛山,后来又去了烟台…,夫妻中间没有沟通,当时几乎没什么可讲的,彼此完全断绝了。」黄增无奈的谈起时空交​​错所带来的鸿沟。


聚少离多、两地相隔,不但导致夫妻关系冻结,濒临破裂边缘,唯一的儿子皓钰似乎也不认识这个父亲。原来当时八岁的皓钰在四岁之后,几乎就没见过黄增,从小由妈妈和姥姥一手照顾的皓钰与父亲显得异常陌生,甚至当黄增想和他讲话时,他也老大不愿理会。这对在事业经营上得心应手的黄增而言,着实是非常大的打击,「我们之间怎么了?我可能不是好爸爸,想到这儿,我感到非常难受,也觉得这个课题蛮沉重的。」

在烟台时,黄增便是碰到人生这个叉路口,「这是一个转折,我自问在孩子最需要我的时候,我能为孩子做什么?家庭与事业之间,我还是选择了家庭。因为我不确定事业能做多大,但我知道太太与儿子是我最大的资产。」

黄增为家人离开了烟台,舍弃了工作,但他却不知如何爱家人。「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打拼,只有工作,没有个人生活,工作有满足、有成就,但我却累坏了。我不知怎么给爱,也给不出去。」对此,黄增陷入深深的苦闷。

 

彷徨路上出现重大转折

离开烟台回到深圳,有三个月时间,黄增处于失业状态。有一天,黄增和邻居一位熟识的朋友一起聊天喝酒、抒发苦闷,甚至讨论到自杀,两个人都觉得活着没意义。这位邻居是非常优秀的电路程式设计公司总经理,但因管理不善,企业差点关门,黄增则苦于和同事、家庭的沟通不良,自觉生存价值不大。两人聊着聊着,邻居不经意间向黄增提起自己正在上的心灵探索课程,但不管邻居怎么说,黄增一概以防卫姿态拒绝接收,「我说这东西是佛洛依德的精神分析;他再谈,我说这是催眠;又谈,我说这和宗教有关;他说有收获,我说他讲得太简单,我读过杂书很多,我不接受,不觉重要。甚至我认为那是歪理邪说,没放心里。」

后来,这位邻居又找了黄增去参加学员自个儿办的嘉宾会,听了半天,黄增还是觉得无法接受,但其中有个练习却给了他很大的触动,「从中我感受到平静和喜悦,但我却无法和老婆小孩这样,我想要建构这种喜悦的关系。」于是黄增报名参加了深圳中心的「探索课程」。

工作坊的前三天,黄增依然采防卫姿态,甚至觉得浪费时间,然而随着课程的进行,第四天他突然如梦方醒、豁然开朗,「那一刻,我明白如何去跟家人建立关系。透过和原本是陌生人的学员的关系,我看清自己,剖析了自己,也了解到自己为何无法和老婆儿子亲近沟通。」

 

耙梳亲子关系理解爱的课题

除此之外,黄增也藉由课程梳理了自己与父亲复杂又难解的爱恨关系。

黄增的父亲是军人,也是湖南才子,对资本论有着深厚的研究,还曾著作中国农业发展的书籍,文革时曾上万言书,却受到打击,政治上不得志,导致他心情压抑、脾气暴躁。「我在家中排行老二,父亲不高兴时就打我,挨揍我挨得不少,从我有记忆五、六岁时就挨打,打到高中,拳头打在脑袋上,打死我都不哭。」父子两关系特僵,黄增对父亲是能跑就跑、能躲就躲,这样的父子关系一直持续到他的父亲离世。

「父亲生病时,我在深圳,他曾经脑血栓四次,加上中风、高血压、心脏病,活得很辛苦。2002年春节,他已经不行了,等我回去,只谈了一个晚上,就呼吸困难…」那一年,黄增相继面对父亲、岳父的离世,他沉重的说:「那个春节是我最悲伤的春节。」

原来,当黄增的父亲在经历生死交关时,小兵的父母亲也面临病魔的考验,在分身乏术下,黄增对老丈人一直有着愧疚。「老丈人一生对我的支持很多,这一生有重大转折,也是因为有他。」然而,在安排罹癌岳母的手术时,黄增的岳父却悄悄离世,说到这儿,黄增泪流满面:「当时是我事业即将起飞的时候,项目已经要进来,完全走不开了,这是我人生非常艰苦的一段历程。」

也因此,黄增很后悔自己没能早些接触课程,否则对他的父亲当更能理解和爱。「在探索时,我对父亲反倒有了不同记忆,我想起他背着我从村子到干校,走泥泞小道、走田埂,还曾摔在稻田里,裤子都湿了…,我似乎很能体谅他这一生。」

 

价值观丕变生命重新洗牌

探索课程不只让黄增处理了他和父亲的爱恨关系,最重要的是让黄增的价值观重新洗牌,情感面自然流露,他再次审视他和自己、家庭及人际的关系。「触动我最深的,在于我对和自己关系亲密的人,能够给予的太少,索取的太多。现在,我把工作放在家庭之后;在工作上,则把人与人之间放在事与事之上。」

黄增再度肯定课程带给他的正面影响,他说:「过去四年,我无时无刻不在用这个工具,这个工具帮我解决我和家人、夫妻的关系,以及对工作的理解、对事业的定位。按我以前的心态,一旦有机会,我会不惜一切去冲,我有赌性,也为了证明我行,所以无法承受落差。现在五点下班,就可以走人,可以共享生活的乐趣,体验生活,生和活是两回事。」

这样的体悟,结合了黄增在管理组织、制度流程与物流上的专业,持续让他在事业上发光发热。
黄增很有心得的提起他现下的领导哲学:「众生平等。这样的体悟,让我懂得给人更多更宽的平台去理解,懂得聆听、开放、宽容、理解对方,同时调整自己的自以为是。观点一定是片面的,我只能讲我自己的观点。」在专业上,黄增带的都是部门经理级的人,量才适用是他用人的准则,他尤其看重踏实、值得信任的古典精神。

 

勇于贡献朝愿景迈进

有感于课程所带来的重大价值,毕业后,黄增持续回中心贡献,而且纪录辉煌。他曾先后当过探索、蜕变课程的小组长;蜕变小组长captain;里程Coach 和Head coach。

每年当一次coach,对他到底是怎样的价值?「看到学员能走第三周末是一种幸福,也是最大的满足。对我而言,就是完成自我导航,遇到行不通的地方去看、去选择,我在senior别人,也senior自己。」

在这趟寻找自我的回家路程上,黄增清楚地知道他的愿景所在,「我的梦想是创造一个和平、有爱、卓越的亲情和朋友关系。」他在生活中持续转换、学习,以达目标,最开心是他与儿子的关系日有进展,「现在儿子已经愿意跟我作朋友、跟我说话,虽然对我还是有恐惧,但我知道自己比以前宽容,我开始为他做饭,在最基础的地方醒觉。」

至于原本已陷入危机的婚姻僵局,作为婚姻关系人的小兵,又是如何看待黄增的改变呢?「现在他有很多精力与时间放在家庭上,确实有在努力,也有很多承担。但我对目前的结果还不是很满意,因为我始终有很高的要求和期望值……」

亲密关系是许多人生命中最大的课题,对黄增夫妻亦复如是,随着黄增的醒觉和转换,小兵也开始进入探索、蜕变、里程课程中探寻自我,相信他们的关系花园,只要持续耕耘、灌溉,定会繁花盛开。

分享到

相關文章

北京 - L3

为自闭症儿童殷殷请命

孙梦麟从爱出发 生命大不同

深圳 - L50

杰出建筑师遇上LEGACY

郭满融会体验创造事业高峰(下)

深圳 - L105

两撮胡子纵横广告界

郝爽创造独特品牌价值

北京 - L9

润物细无声 丰盛人生路

孙玉静回归生命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