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工作坊介绍 看见生命 焦点企划 常见问题 联络我们 线上填表
工作坊

关于我们

LEGACY简介 专业团队
工作坊

工作坊介绍

探索 大师 蜕变 智泉 里程 武士游戏 觉醒战士 少年才俊
工作坊

看见生命

人物特写 Focus
工作坊

焦点企划

社会参与 梦想见证
回上一頁
深圳 L50
SOULIGHTT DESIGN CEO

杰出建筑师遇上LEGACY

郭满融会体验创造事业高峰(上)

分享

「如果你是一个管理者,上完系列课程千万别就此打住,一定要回来带senior,站到统筹的位置,才能知道团队合作的意义,以及如何带领大家去创造,成为一个真正有创造性的领袖,然后回到生命中不断去拿到价值。」──郭满

建筑,是人类文明、社会生活的重要领域,被奉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建筑大师路易.康(Louis Isadore Kahn)曾表示:「建筑是深思熟虑的空间创造过程。」这「深思熟虑」在同为建筑师的郭满身上朗朗可见。

郭满,东北吉林人,深圳中心的卓越参与者,LEGACY家族口中的「大满」,有着典型北方人的高壮身型,豪迈的个性中透着鲜明的书生气质。两个多小时的访问中,很能体验到他直率坦诚、思辨清晰、观点精准、实事求是、内敛严肃却又开放的性情。

层层穿越 不断完满

大满,来自于建筑世家,自小深受建筑美学、哲学的启迪和薰陶,血液里的中国传统文化思想也某程度地影响着他,所以很早就以兴趣为前提,选择建筑作为个人专业与人生志向。

学院的扎实训练、社会的实务锻炼,以及LEGACY的生命引导与反思,这些珍贵的养成历程,汇聚了充沛的能量,促使郭满这位成熟且出色的建筑师、企业管理者,巧妙地创建自己的事业基地,甚而超越专业观点,形成一种更宽广的视野,不断完满自己的生命锻炼。
 
以下就让我们一起了解郭满如何锻炼自我、累积素养,成功扮演团队「领头者」的历程;以及如何融会他热爱的建筑专业和LEGACY旅程得到的深刻体验,回归建筑本质、回到人的生活与心灵空间的需求,为社会创造更多价值。

 

建筑世家 耳濡目染

问:请先谈谈您的成长历程及建筑养成的背景。

答:我是东北吉林人,是中国第一批独生子政策的受益者,从小到大都在北方成长。父母是国营企业员工,小时候住的地方就像台湾眷村一样,邻居全都认得谁是谁。

大学在吉林建筑大学念建筑学,后来考上建筑史研究所但没去读,因为家里人做的都和建筑相关,姑姑是建筑史的博士后,她建议我要做设计,就别浪费时间。正好那时深圳的国营企业「国有设计院」到校招聘,老师推荐我,应了邀请,只身从东北到深圳。

问:念建筑是受家里影响,还是你本身特定的情感或理解?

答:我很喜欢建筑。家里人从上到下都做建筑,从小我就经常接触设计图纸,慢慢受到潜移默化。大学期间很幸运遇到几个不错的导师,加上家里的支持,很早就接触到建筑历史、建筑哲学、建筑设计、结构专业,慢慢对这方面愈感兴趣。

问:深圳国有设计院是怎样的规模?您担任的是什么职务?

答:当时是数一数二的大企业,现在仍是深圳建筑设计企业排行前五大。我一开始是助理建筑师,简单讲就是画图的,慢慢接触建筑方案,一步一步做到方案组组长、方案室主任,专门管控方案,一般称公司副总。我在国企做到零七年。

过程中也经历过办公室里很狗血的故事,我的个性不属于这一块,所以那时候很惨、很受害。能被重用,是因为我很重视客户服务──有些人在国企任职很傲慢,相较我很重视客户的需求,当然,做方案也需要较为灵活的脑袋。

 

理想与实际的巨大落差

问:一路下来,跟你一开始喜欢建筑的单纯梦想,有着怎样的落差或挑战?

答:落差肯定有,主要在于心理上要接受梦想和现实的落差。学建筑的人一开始都比较理想,因为在建筑史上都看到最好的作品,不管故宫或者西方建筑史记载、世人公认最好的建物。所以一开始,一定是怀抱着想要有好的或能够传世的作品而走进这个行业。

进入后,才发现建筑设计行业的生存状态和理想状态差距非常大,基本上,整个行业就是一个求存的状态,很多作品粗制滥造。深圳知名的各式房地产企业,实际上都已经是资本运作了,关键就是时间、产品、资金回笼,多数是迎合市场的媚俗产品。

所以慢慢的我会在接到一个项目后,做出两种方案,一是建筑师理解下的方案,纯感性、理想性,是我们想要的东西;二是设计业主想要的方案。往往回头来看,我们交出去的产品和作品,两者的区别是非常大的。

问:那么你如何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

答:我觉得不用平衡,身为一个设计者或建筑工作者就是要帮业主完成他想要的东西,这是我在走完《里程》后,才开始真正明白的。因为时间很短,你出钱,能帮你完成你想要、满意的东西,我也是很开心的。我不接的只有一种项目,就是业主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我可以有产品也可以有作品,作品我不一定要在地上盖出来,只是我对于这个世界的理解,对于土地的解读。

 

建筑的哲学源头思维

问:建筑可以改变城市景观或人文风貌,您投入建筑领域这么多年来,是否怀抱这样的理想?

答:最初只是觉得建筑很好玩。我很早就试图弄清楚一个道理,后来在建筑哲学里发现人类所有的建筑其实是洞穴的延展,包括我们现在做的都还是,只是他会变得愈来愈复杂、愈来愈高科技,也就愈来愈有趣。我发现建筑是可以打造出人类获得幸福感的空间,能享受的成分也就更多。

问:中国传统建筑的元素或精神是否也表现在你的作品中?

答:我在东莞的一个项目标里拿到第一名,汇报方案时,我特别提到如何将中国传统建筑空间重新在现代建筑中演绎,也提到风水的现代应用,这些都是历史的延续。我认为只要你喜欢四合院、有中国字的概念,底子里就能有一些共鸣。

业主对这一块非常有兴趣,也提问了很多非建筑的问题,我们在哲学层面有一些互动。我认为建筑本来就要服务于中国人,你是中国人,明明喜欢青砖灰瓦白墙,喜欢红木家具,为什么偏偏要盖天鹅堡之类的,不是这些东西不好,而是我们从小耳濡目染的环境就是这样。现在中国人对于历史文化的情感已渐渐回归,像日本、台湾经过九零年代的辉煌后,开始趋向道家恬淡或是自我追寻,大陆也开始有点眉头了。

问:你刚提到东方哲学这一块,它如何影响你的作品?

答:建筑学归类于美学,美学归类于哲学,是哲学的一个小体系之下,唯有源头活水来,想要明白下游的东西,你得溯源上游,先学学美学、历史,再往上走从哲学思考去看这些东西,这样一面墙才会变得有意义。这是我在上完系列课程之后,慢慢摸索出的建筑体验。

建筑可以带给人不同体验,有些建筑空间可以让人很感动,有些使人感到恬静,有些给人安全感,有些让人压抑,把这些重新组合起来后,会形成一篇像是故事或是电影一样,变得有节奏。建筑创作者应该透过建筑,对走进它的人们诉说体验或是体验的变化,而不仅仅是栋讨喜、漂亮的建物。早期我也想做漂亮的东西,慢慢的我更在乎的是人们看到这栋建筑的感受。

 

回归人的本质思考

问:一个建案从设计到完成有很多环节,你如何权衡?

答:从设计出来到建造完成的过程叫做落地,最后的成果可能不尽如意,因素很多,各个环节互相影响,我们就努力提高设计的产品和最后完成成品的实现度。

就好像深圳中心会议室里那两面挂满各里程照片的墙,上面的照片设计都是我构思的,包括照片框的大小、所有照片的品质。任何人走进来都可以看到平均每一张画面上有20张笑脸,每面墙加总大约有2000张笑脸,就等同这个空间被很多正向的服务加持过了。简简单单的东西可以尽力让它呈现得更好更美一点。

问:谈谈你的建筑设计理念成形过程中,和整个社会文化或人的关系,你是如何体验空间跟人之间的关系?

答:早期我也是忙于生存,埋着头去做些很辛苦的事情,做了很多现在看来很粗糙、甚至是短时间内做的成品。慢慢有了一定积累,不太需要为生活忙碌奔波后,才开始静下心来思考我能提供什么样的体验。

2007年中国内地有一次较大规模的房地产调控,房产市场开始向下走,我们虽然只是其中一个很小的服务性端口,还是受到很大波及,整个业务量骤减。我在当时接触到LEGACY这个平台,开始去看关于洪流的问题,回看自己的梦想、并开始思考中国人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建筑,而不是盲从接收一大堆产品。

因为有时间去思考,我开始和客户交流,告诉他们做建筑不仅是赚钱,五年或几十年后,当你的企业从这个地方离开后,居住或使用这里的人们将会持续受益,EN就这样开始了。

 

《探索》唤起全新价值意识

问:刚提到LEGACY,就来谈谈你是在什么样的因缘下来到这个平台?

答:我的一个合作伙伴,她是上海人,来深圳是为了拓展业务,她当时的男友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我们在一起进行一些合作。当时她在深圳走《里程》,经常找我去参加体验说明会,我一个月最多去三四次,因为当时公司和中心的位置非常近。

一开始我完全是抗拒的,那时很多人都试图EN、说服我,我每次都聊到他们无言以对,只是觉得好玩,反正都到了就玩一下吧。

问:最后一刻你还是进教室了?

答:我是真的看到合作伙伴的改变。原先她是非常强势、硬朗的一个女生,经常在办公室把我员工骂到哭,但是她跟我聊她的真实体验后,我发现她不一样了,开始变得柔和、像个女孩样,那个当下,我告诉自己还是可以一试。

《探索》对我的影响很大,中心的人都知道我最喜欢回来带《探索》,我做过队长、副队长,截至目前带过六、七班。它对我来说非常美妙,等于再一次听课,可以重新看到问题,看到练习的深度、面向和全新意义。

分享到

相關文章

深圳 - L79

奋战不懈的打工仔晋身大企业领导人

王敏写下高戏剧张力的里程人生(下)

深圳 - L35/L103

创出事业 创办品牌 创造典范

Fannie和姜力携手打造Unicorn传奇

北京 - L3

为自闭症儿童殷殷请命

孙梦麟从爱出发 生命大不同

北京 - L13

真诚 热情 洞见 愿景

顶尖企业主管高坤的成功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