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工作坊介绍 看见生命 焦点企划 常见问题 联络我们 线上填表
工作坊

关于我们

LEGACY简介 专业团队
工作坊

工作坊介绍

探索 大师 蜕变 智泉 里程 武士游戏 觉醒战士 少年才俊
工作坊

看见生命

人物特写 Focus
工作坊

焦点企划

社会参与 梦想见证
回上一頁
北京 L63
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总经理、北京汉典中医医院 医生

怀抱理想 剑及履及

敖翔企盼中医发光发热

分享

「工作坊跟我个人特别同频,我的海星几乎都是我的病人,看了看病,我都说「你这个心态、思维模式很成问题」,对方如果够真诚,我会接连问他三个问题:要不要改变?要不要付代价?是否可以行动? 」──敖翔

眼前这位男子,高大英俊成熟,北京话字正腔圆,讲话慢条斯理,他以极其理性的辩证思维和冷冷的幽默,和本刊编辑对话两个钟头,具体传达的,是一种辩才无碍、多元素养、自以为是,却又非常独特的气质。

专业上,他既是执业中医师,又是私人影视制作公司负责人,但通篇专访当中,他念兹在兹的、完全萦绕在他心头的,饶是如何提振传统中医的价值、如何发扬中医传承的梦想……

敖翔,一个意象高飞昂扬的名字,他是LEGACY系列工作坊的卓越毕业生,也是工作坊成效的极佳见证,但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物?

从小奠基人文素养

敖翔是个地道的北京人,1975年一月生。从小成长于书香门第,爷爷是做学问的,是溥仪身边的翻译;父亲处事严谨负责,27、8岁时在北京机床研究所任职(文革初期在那个厂是二把手),文笔、写字、讲话都很出众,对子女教育则采取高压强势的原则。

身为孩子中的老大,敖翔理所当然得负责任、当表率;四岁时,他在父亲的命令下开始练习书法,为了写好大字,被打被骂是常有的事,然而,严格训练的成效是卓著的,五、六年级之时,他的书法已是北京中日友好比赛、少年宫的常胜军,全国也排得上名。

敖翔记得他奶奶的父亲是个大资本家,家传中医,会给溥仪身边的人看病,家住上海霞飞路有着高级木地板的洋楼;敖翔从小在父亲身旁看着行医,他的功课除了练大字、练气之外,就是背方子、背古文、下围棋,人文素养奠基的过程,无形中继承了三代中医家传。上大学时,接受了完整的中医医学教育,望闻问切、针灸把脉全都会,就此融合家学和理论。

以下,本刊以问答的形式,让这位能说善道的专业中医/卓越毕业生,来阐述他的理念。

问:你既是中医师,又是影视公司负责人,之间是怎样的转折历程?

答:从小我一直在玩多个球,四岁起家里要我写大字、学中医,几个方面都得往前走,养成一个「特别不安分守己」的习惯。初中二年级,可能是个子高,登台演相声;19岁时,接受家传中医传统,但功课不是很好。

上大学,念的是财务会计,毕业后去一家影视公司打工当财务,觉得不好玩,就跟着拍片,一上手干了,比起专业者不差,那是因为我从小养成的审美构图能力,在电视摄像选辑可以直接上手。后来,在国家体育总局的影视公司担任拍摄导演,既摄像又做编导,在单位成为传奇人物。 2001年单位解散之后,我开始单干。

98年,中国教育电台刚成立不久,想办法到这儿钻,那时我人缘比较好,主动帮忙拿三脚架、扛机器,完全是零基础慢慢学,从财务转技术部门,再到制作部门,拍片剪片子样样行。过程中我会去回忆看过的片子是怎么拍的,发现一个片子就是一篇文章,都在讲故事,天地宇宙万物全是一件事,彼此有一定的关连,掌握大规律后,这事就没有那么难。编导制作的工作一直做到现在,五年前,我自己成立制作公司。

 

中医与西医的评比辩证

问:那么,你跟中医学术又如何产生关连?

答:小时候被迫学习中医,背书+写大字,不太记住经络,但养成我阴阳辨症、天人合一、没有二元对错,以及从不同角度看不同结果的世界观和整体观,发现大道愈到高处愈通,究竟处都一样。

骨子里我是喜欢中医的,小时看过很多医家的故事很好玩。我下围棋,也练过一段时间太极拳,因为父亲从小要我练气,当时我不理解为何我写的字跟别人不一样,现在真的了解是气的运行产生出来的。

99年,我想到既然家学中医,如果想要合法执业,还是要有医师证,而且也可借此经历一个体系的完整学习。后来我进了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夜大,先学四年,再学三年,学完之后,开始更多的看病,自己开诊所是三年前的事。

问:就您个人了解的,中医西医最大的差异是?

答:中医是真正的治病,西医则流于表面。地上流出水了,我把水擦掉,但不知道水从哪儿流出来,几乎所有的治疗都是这个模式,治标不治本。这种治法就像一只鸵鸟走在沙漠,突然看见一百只狼在前面等着,为了消除害怕而把头埋在沙子里,这当然没有解决问题,甚至看不到问题的真相,西医就是这样的局限性。

真正的中医,是真理,就是透过现象看本质。中医是伪科学,但是科学是伪真理、不是真理。真正的真理是结果、是事实、是实践,春生夏长秋收冬藏都是真理,但是科学印证不了。真理只有少数人才理解,所以一直以来,每周有四天晚上我在五个微信群讲中医,去和主流强大的信念对抗,掰手腕是很困难的,所有人非得等到痛苦万分,疼死吓死了才会听话。

 

中学为体 西学为用

问:西医在许多层面依然有它存在的价值,不是吗?

答:我不否定西医,我否定「唯一西医」,同样的,我也不认为中医什么都能医,看病应该以中医为主,拿西医当工具就好了。 「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西学是工具,不足以成为体。

「中医医人,西医医病」,西医是把病治好,把症状给干掉了,中医则是治人的同时也治症。所以中医诊所没有分科,中医就一个科,叫人科,人是一个整体,为何要把人分科呢?分科本来就是天大的谬论。真正的大夫是治人的,不是治病、治症的。

人只有四种情况需要找西医,其余都不需要:第一怀孕生孩子,因为有风险,有时需要抢救;第二是体检;第三是有必要手术、抢救或开刀;最后是临死前要死在医院。其实中医也有外科,宋代的时候可以接断指。

问:就我所知,近年来很多医学院也都走向人文医学的研究和发展。

答:我不能全盘否定西医,我是基于结果、基于普遍现象来讨论这事。西方医学源于西方文明,西方文明的本质是征服、杀伐、奴役、对抗。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后,创造了文明,古代欧洲都是城邦制的国家,和中国的体制完全不一样,你去看看西方文明三百年的历史,他们都在干什么?

问:这样的看法会不会太二元?启蒙运动开始,西方也建立了人文主义的传统…

答:西医治病首先要找到对抗的目标,不管你有没有问题,有了对抗的目标就可以把它干掉。中医是以和为贵,中国的文化也是,和是不同,谐是把不同变成同,女人和男人本来是不同的,放在一起就和谐了。

中医是调和,身上长瘤,中医的方法不是把它割掉,而是找源头,改变它生存的环境,接下来在慢慢的攻它。对待恶性肿瘤或癌症晚期的办法叫做「带病延年」,然而西医硬是要把这个病灶拿掉、把它杀死,直到现在都还是这么做。

 

矢志带领中医成为主流

问:你如何把中医从现在的位置带到主流位置去?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

答:一则修我自己,只要自己更加完善,肯定会让更多人认同。二来要广结善缘,除了看病,同时办讲座,就能够影响几百人,将来要想影响上万人或更多人,我就得具备那个层面的能量场。相信当我学识、经验和修养都具备后,结果一定会来,未来我想创立一个真正的中医医院,这件事我08年就有想法。

中医想要变成主流,就必须创造影响力。现在所有西医治病的99.9%全治错了,眼看着所有人都往错的路在走,很可惜,我只能像辛德勒的名单一样,救一个是一个。上课之前,我会叨叨絮絮的跟人讲中医,会质疑别人为何不开窍,带着攻击性去跟他讲道理,现在我依然会讲道理,但是态度跟以前不一样。你要听,我掏心掏肺的说给你听,你不听,跟我没关系。有的人你EN得到,有的人EN不到,我现在可以做到绝对不纠结,因为这是他的选择、他的造化,宁跟明白人打上架,不跟糊涂人说句话。

问:就中医推广,您的具体目标或阶段性作法是?

答:中医真要改变,要有人才。我想办一所学校,专门吸收贫困残疾的孩子,给学生找老师。像张仲景写《伤寒论》,作为一个大夫他留下了医书,创立了「辨症论治」的基本理论,这是他的贡献,我的贡献应该在宣传和推广上。

我一天顶多看100个病人,影响的人很有限,但如果我用适当的方式把中医宣传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医不但可以治癌症,而且听说北京新成立的某家中医院很不一样,进门先让你听音乐,服务又很到位,自然会吸引众多的病患。

然后是培养学生,从小学开始教,每天两个小时临床,在他连个字儿都不识的时候,我就要他摸脉,先知其然,再知其所以然,这就是中国古代培养人才的思路,看着孩子长大,看着他的品行,就很容易培养。过了20年,再建一个真正的中医药大学,假设我还能再活40年,我想在闭眼之前,让这件事情走上一个正轨。

另外,我还要想方设法到全国各地去遍访散落在民间、各类奇奇怪怪的土大夫,有的土大夫专门拿火柴过顶给人治病,有的大夫专拿杆面杖,有人跳大绳…,如果我能把所有治病的土方学过来,纳入整个体系,再把LEGACY的东西融进去,多牛啊!

这件事情干好之后,再争取一个类似诺贝尔奖的机构,一定可以创造经济价值的。治好一个肝癌,我不收50万,只收一半价钱,肯定可能创造很大的价值,让这个机制可以永远走下去。这样的话,为什么不可以成为主流?我老认为,西医迟早会被送上人类的审判台,因为它做了太多行不通的事。

 

很难ENvs.简单相信

问:请问你进入LEGACY工作坊的机缘是怎的?

答:2014年,朋友推了半天,因为我非常自以为是、很难EN,不过,我们狮子会/《里程》服务队的一帮人都是从工作坊里出来的,他们推我,我不第一时间上的话,会不会被人当成胆小鬼?当然心里边还有一个责任感,觉得上了以后,可能为身边的人带来影响力。后来,也是简单相信嘛。

尽管曾经旁观《探索》,还是带着相当大的恐惧和内在需要,第一时间走了《蜕变》和《里程》,因为还是被推了,这里头也有面子问题。 2015年我跟单方晓一起当《探索》小组长,毕业结束后有次聚会,他提到臣服这回事,听得我非常受用,因为不臣服,就是自以为了不起,但是当我愿意臣服,便是一种突破。

问:走完《蜕变》、《里程》之后,你有怎样的感受或转变?

答:我在《里程》中期,逐渐把负向的东西弄清楚是自己的问题,senior有一次专门到我诊所找我谈,因为他知道我是班上的源头,当时我会有一种责任感,觉得「有我在的话,不可以让结果不OK。」

工作坊非常重大地改变我的状态和轨迹,我再也不会那么纠结,即使纠结或愤怒,也会很快过去,我也不再那么在意面子,不会有很多恐惧。另外,就是醒觉,我开始可以瞬间把人读懂,因为所有人都是一个人,当我把我自己弄透了,真实、不虚伪,我看别人就看得很清楚。

狮友找我聊天或看病,当我把焦点放对方身上,很多人都会说「你怎么把我看透了?」其实是我心里很通透、很真诚,我愿意拿通透的心跟你连结,因为你就是我,我怎么想你就一定怎么想啊。我的醒觉,都是因为看到别人。

 

醒觉 真实 成就感

问:LEGACY工作坊之后,对你的专业有怎样的影响?据了解,你经常送海星进《探索》?

答:《里程》毕业后,我俨然变成心理医生了,所有的病我都可以给你按上一个符号叫做「心病」,一定是情绪因素在里边。 「上医治未病」指的是在现在这个阶段,看到发展的趋势,「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然而,现代人被科学完全洗脑,科学告诉我们看得见摸得着的才是科学,看不见摸不着的,包括能量、讯息、经络、气等等,科学是无法印证的。

工作坊跟我个人特别同频,我的海星几乎都是我的病人,看了看病,我都说「你这个心态、思维模式很成问题」,对方如果够真诚,我会接连问他三个问题:要不要改变?要不要付代价?是否可以行动?如果都要,就会被我EN报名上《探索》。所谓防范未然,就是把心情搞好了、把事情看清楚了,不那么纠结就不容易生病,生病也容易好。

问:除了理智中心的思考,系列工作坊对你的情感中心有怎样的影响、作用?

答:上工作坊以后我的状态是很真实,恐惧时我会表现出来,讲探索体验会,我一点都不紧张,这让我很惊讶。以前碰到这种事情,我会担心做不好,但是从结果来看,几乎都比预想的稍好,这也就是说,我会有一些不自信,会觉得自己不够完美。过去,我对完美使劲儿追求,而陷入一种行不通的模式,现在我会放下一些,接受整体的自己,活在当下,不会特别喜悦、特别期待,这也是我的重大收获。

三个阶段走过,除了比较多的醒觉,还有一种成就感。我想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独特的痕迹,我要干的事,一定是别人干不了的。比如我讲中医,我怎么对比、评述,就跟所有人不一样,我张口,一套东西就出来了,说高兴了过瘾了,经常会冒出一些独创性的观点。我很确信我的生命是拿来创造价值、制造影响力,影响别人、帮助别人改变。

撰文/Elliot、Simone    摄影/ Elliot

分享到

相關文章

北京 - L3

为自闭症儿童殷殷请命

孙梦麟从爱出发 生命大不同

廣州 - L5

爱心加持 反覆体验

蔡力:十亿美元的梦想不是梦

深圳 - L105

两撮胡子纵横广告界

郝爽创造独特品牌价值

北京 - L25

层层蜕变 积极突破 活出EN

尹娜打造事业与爱的魅力重生